*非常沙雕

*双杀手沙雕au

*甜

*ooc

㈠赵云澜似鸽杀手。

除了赵云澜百分之百的成功率,让道上印象深刻的就是这个老哥极度浪漫主义的作案手段。接到案子先观察目标一两个月,从情人多少到晚上起不起夜,待熟到可以写人物小传了。

之后大街上开车撞死或者拿枪硬怼,期间大多是人头攒动的广场,往往有满天烟火为他渲染。

神经病。

祝红如是说。

赵云澜确实很神经病,病的还不轻。杀手这类见不得光的职业,自然是越隐蔽越好,道上的各位也是恨不得和黑夜融为一体。赵云澜老老实实在自己老师哪里学了八年,从枪械到反侦察每一科都优秀的让老师猛汉落泪。

记得赵云澜离开老师家的那天,猛汉老师拍着赵云澜的肩膀,力道之大让赵云澜肉眼可见的抖了三抖。

"孩子,去吧。"不需过多嘱托,赵云澜极有分寸,从前的八年告诉这位老师。

赵云澜重重点头,出了老师家门,开始捕猎自己的第一个目标。

两天之后,猛汉就收到自家学生当街射杀目标的报纸。

小报记者大概是黑帮电影看多了,一篇报道写的像街头的黑道小说,极力把赵云澜手持双枪的神采写的酷帅至极。

猛汉老师急火攻心差点心梗当场去世。

"你不是挺有数的吗?嫌命长是不是,嫌你跑的太快别人找不着你是不是,我怎么教你的,啊?"

猛汉老师在病床上带着氧气面罩大声嚷嚷,恨不得拔了输液管顺着电话爬过去手刃了自己的爱徒。

猛汉老师年轻时也是数一数二的狠角色,最终也逃不过风流人物脸颊腰线日渐圆润,保温杯里泡着枸杞,倚着躺椅岁月静好隐居二线的命运。

迫于生活他开始办班授课,想想自己这一辈子了然一身,到头来就是想一身绝学传下去。猛汉老师拿着招生的小牌牌,叼着烟蹲在天桥底下等生意。

一个月过去了,就赵云澜这个傻子来了。

赵云澜那时自己在龙城流浪久了,饿的双眼发绿,猛汉老师手里拿着包子冲他晃晃,他就跟着走了。

把身上仅剩的五毛钱交上也没咬到一口,猛汉老师没赚到钱,但总算有个徒弟,就认认真真的教了八年。

传承最重要,要啥自行车。猛汉老师把这句话写字自己日记的第一页。

躺在病床上,猛汉老师只想去敲爆赵云澜的脑壳。

你小子不是说自己身上全是b数吗?现在是洗澡洗没了?

赵云澜那边和他打着哈哈,嗯嗯啊啊的应着,实际上猛汉一句他肚子里冒出十句,但好歹是管吃管住不要钱的带了自己八年的老师,赵云澜也不好再说什么让老师再进一次手术室的话。

自那之后赵云澜谨遵猛汉老师教诲,研究目标一两个月,好好琢磨对方的心理和行为习惯,然后趁其不备在大街上把对方打成筛子。

"逆徒!!"猛汉老师几次下来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得到了锻炼,只是短暂的高血压之后,便恢复了平静。

懂得科学上网的猛汉老师把和赵云澜有关的所有信息都屏蔽了,连带着那个疑似赵云澜迷弟的小报也退订了,就留着一个日常拒接的电话来着赵云澜小命不保的时候续续他们的师徒情。

猛汉老师:告辞。

"啧,塑料师徒情。"

赵云澜再次被拒接之后,心说。


沈巍是个杀手。

出自欧洲某小镇的高定西装三件套,把沈巍的身形勾勒的挺拔英俊,鼻梁上撑着一副金丝眼镜,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斯文败类中的斯文败类。

唯一不太符合的是这位杀手的手法。

比起赵云澜当街突突突,沈巍习惯无声中潜入目标的生活,在边边角角刺激着目标,慢慢煎熬着对方,直到对方自己崩溃。

沈巍的老师曾经高度评价过沈巍的一丝不苟,握着沈巍的手就像拿着自家新鲜的小白菜。

教科书啊教科书。老师如是说。

沈巍老师是个干瘦的老头,走的是精准刺杀那条路子的,讲究的是一个快准狠。沈巍听话,老师怎么教他就怎么学,除了跟着老头,自己还考了龙城大学法学系,老头真有点不大懂,但沈巍没因为要上课而松懈他这里他也就没说啥。

离开师门的那一天正好是赵云澜的英姿在龙城各小报上屠版的那一天,老头和猛汉不对付了一辈子,拿着报纸笑出了眼泪,对自己万年对头终于晚节不保出了一个愣徒弟这件事十分幸灾乐祸。

“小巍啊,你是个乖孩子,千万别学这傻子找死。”

沈巍点点头,就走了。

沈巍的第一个目标是老头给挑的,某跨国公司的高管。自沈巍离开,老头每天早上牵着家里那只傻乐的哈士奇围着周围的街道溜几圈,顺便极不道德的让傻狗祸害祸害猛汉的草坪,最后回家体会退休生活的乐趣一边喝豆浆吃早饭一边看报纸。

等到老头把报纸上的广告都快背过了也不见沈巍得手的消息。

也许这小子心细,难免要多考虑一些,急不得。想到这老头便想到猛汉的高徒,下垂的嘴角马上咧到后脑勺。

不愧是我的好徒弟,听话懂事。

不像有些人的大弟子,只知道找死。

老头这么想着,几天之后拽着自家二哈把猛汉后花园的向日葵全都剃了头。

沈巍走后三周,老头家里龙城各类报纸杂志堆了几堆,给远房大侄子的门头房都在众多小广告中找到了,某高管依然活蹦乱跳在龙城市中心的摩天大厦里。

这小子搞啥飞机。

老头口袋里的老年机响了,心底泛起恐慌,开到来电人的一瞬间老头眼前一黑,下意识要让手机自由落体。

“有事?”

他还是克制住了。

“哈哈哈哈您老人家办的是个啥班,恭喜你徒弟喜提CEO啊哈哈哈哈...”

电话那头的猛汉似乎把气管都要笑断了,即使老头挂了电话,猛汉魔性的笑声仍然在脑子里四处乱撞。

什么玩意,沈巍咋了?

家里那只傻狗破天荒的把报纸叼了进来,老头接过去,看了一眼就把报纸撕得粉碎,傻狗蹲在那里撇着嘴十分不满老头没给他一个爱的摸头。

出任CEO?沈巍你下一步是想干嘛,当上总经理,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老头一口气没上来,太阳穴突突的跳,又羞又恼之间他恶狠狠的在老年机上按下了沈巍的号码。

“沈巍,你还记得你来我这是干嘛的吗?我老脸都让你...”

老头未说完,清脆甜美的女声把他的话打断了。

“先生您好,我是沈总的秘书,您...”

老头一巴掌拍在墙上,下一秒老年机破窗而出,结结实实的砸在地面上。

TBC

评论(14)
热度(188)
 
© 將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