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我出去站着!!”
不知道是多少次了,张继科一脸无所谓,抓着物理课本就走出来教室,无视身后的好奇的面带嘲讽的看热闹的一干群众。
随便啊,等月考过了依然让你们叫我爸爸。
张继科一直是这样的人,有的人和他铁的要死,有的人巴不得上厕所的时候给他两拳,但他每次在课上和老师怼的时候那些和他铁的不铁的都是一副看戏的表情。
“真是……”他带着属于他的中二情怀蹲在教室门口,觉得自己就是玄幻小说里大隐隐于市的高手,等待着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鸡来给他一碗水,这样自己就能接茬教他绝世武功。
可他没有什么绝世秘籍,只有和老师互怼时的秘诀。
一节课真长,四十五分钟还不结束,对啊,他忘了今天物理老头提前上课了十分钟。
教室内只有粉笔撞击黑板的咚咚声,和物理老头的咳嗽,他知道老头的套路,先对答案然后讨论最后他再讲。
张继科蹲在门口偷偷对着黑板上的答案。
完美!全对!!
他拍了几下手,从教室里飞出几个粉笔头,卧槽,老头你真狠,但我就是能全对你能拿我怎样?
张继科不盲目自信,一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他班里分班第二,只有英语弱些,但也不至于弱的没边,只是别的科太强显得弱了。所以他敢和老师怼,敢说月考让他们叫爸爸,呵呵,当老子不学是吧。
教室里响起了老头的公鸭嗓,张继科心里乱着呢,没工夫听,干脆闭上眼养神。
一会过去了,他睁开眼睛。
有人来了。
他看见走廊那边走来一个人影。张继科稍微有点近视,再加上晚上趴在被窝里偷着玩手机,现在眼睛有点看不清。
“老…师…”来人是马龙,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总是迟到。
“咳咳咳…你……又是你!滚出去站着!”
听着老头被气的咳嗽,张继科强忍着不笑出声,然后冲马龙竖了个大拇指。马龙有点不知所措。
班主任的工资和班级的量化是挂钩的,老头是张继科班的班主任,因为迟到他的工作不知道已经被扣了多少了,听说他还是个妻管严来着。
“又迟到了?”张继科递了张纸条纸条。
“这次我这不是故意的。”字不太好看,和长得真不搭,张继科看着心里想。
“老头不这么想。”张继科回给他
“唉……”
马龙耸耸肩,做出无奈的表情,他肚子发出抗议,然后整个人都滑倒了地上,和张继科一样蹲着。
“家里这几天没人,闹钟又坏了,乱七八糟的一堆事儿……”马龙小声念叨着,他以前从不迟到的,违纪的事儿他几乎没干过,这几天连着迟到让他心里挺不是滋味的,看见老头撒腿就跑。
张继科掏出口袋里的奶糖,递给那人。马龙没拒绝,剥开就塞到嘴里了。他揉揉眼,打了个哈欠。
“困了?要不给你靠一下?不要钱的。”张继科推销起自己的肩膀来了。
马龙没推辞,因为他是真困了 靠着张继科,张继科暖融融的,很舒服。张继科拿着刚刚那张卷子,本想整理整理一个题的另一种解法,现在完全没心思了,肩膀上那人似乎是怕打扰他看题,压的很轻,他一呼一吸都带着甜甜的奶味 。
迟到似乎也挺好的,这个想法只出现一瞬间就被马龙自己否定了,不过……
想着,他笑了。
张继科突然有点感谢老头,似乎他喜欢上这节漫长的课了,他希望它更慢一些更慢一些。

——end——
头疼的快炸了……
首页那是何方妖孽,这篇文本来不想发的,还是发吧
明天放假啦,放假要开心,萌cp也要开心


评论(5)
热度(74)
 
© 將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