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想好好谈个恋爱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戏精

我一个哥们这几天挺烦的,他很烦。
是这样的,我这个哥们老张和另一个哥们小马还有我,我们三个关系很铁,然后他们两个好了,悄悄的暗搓搓的好了,除了我估计没几个人知道。
本来这事挺好的,结果他们两个不知道什么鬼体质,特别招戏精。港真,老张开始和我说的时候我差点笑成傻逼。

刚开学那会儿,老张还没开始住校,天天起着小电摩上学放学,再加上那阵他妈在家,这让他那种迷之审美隐藏的很好。老张那段时间总体来说就是长得端正,打扮风骚,上课积极听讲,下课耐心讲题,再加上他不知道从哪弄的平光眼镜没多久就有了一大波迷妹,啊,真的心疼我小马,不过小马也没好到哪里去……

老张那双含情脉脉的眼,要不是我沉迷学习无法自拔,同桌三年可能早就和小马拔剑了。哦……白白净净的大白菜小马,也同样无法割舍,所以,我站老张小马,嘿嘿嘿。

有天下雨,噼里啪啦的大雨点还带时不时的打个雷,我支着小破伞往宿舍里跑,啪啪啪一路水花溅起,觉得自己有些酷炫。这个时候旁边一个亮色物体晃了一下,我用我有点近视的眼勉强看清坐在后座的人在和我打招呼,前座上的人顶着张怨妇脸有点像老张。

高中谈恋爱还挺常见的,我也没放心上,而且那个时候我的小破伞已经快撑不住了。

第二天,我那个时候的同桌就开始和我说昨天老张说如何如何温柔,如何如何送她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我识趣的没有问老张的那张臭脸是什么鬼。

大概是青春期吧,三天之后我们班已经在班群里刷起了他们俩99,然而老张不怎么上班群,所以我那同桌自我陶醉的很开心。后来她这种行为已经发展到默认老张属于她了,我觉得这少女脑回路清奇,就想抱着权当看个热闹的心理看戏。
接着她开始碎碎念今天老张怎么不理我老张怎么看都不看我老是看那个女孩老张发给我作业也不对我笑……

哦,神经病吧你。

我觉得在老张发现她这种诡异又奇葩的行为之前我可能先被她烦死,然而我又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拿板凳往她头上抡啊,虽然很想这么干。

就在这时我们可爱的老班调位了!

后来我发现调位还不如不调,因为有个烦人的戏精来为了勾搭你同桌和你表演虚假姐妹情谊这种事比戏精和你碎碎念烦一亿倍。
不过老张小马人还挺好的。

因为靠墙的那一排会因为反光看不清黑板,所以我们班↑三个人做同桌,于是我就开始和老张小马的三人行生活了。

开始的时候我们仨不怎么说话,他们两个隔着我各种互撩,但是这一天上政治自习的时候却很反常。
自习要求背知识点,老张对这种记忆性的东西不太上心,小马效率高的飞起早就背完了,我以为接下来他们又要开始唱歌或者跑火车什么的,结果并没有。

老张蔫巴巴的趴在桌子上,我想搭话又不知道说什么,他和小马这种反常的沉默真是太诡异了。

“啪嗒”
老张丢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小马的名字,但是没丢过去,我给他递了过去。

“在你搞定你那些破事之前,我不想理你。”
小马满脸冷漠,他翻开了政治练习册,然后再也没说什么。

小马给我的印象是脾气很好很好相处,他当班长,很负责很可靠,他对所有人都感觉挺好的,但总觉得还是有点距离,他对老张和对大多数人是不一样的,从说话的语气和小动作就看出来了,但小马今天的态度还是让我意外。

老张叹气,他一脸生无可恋。
下了课,小马出去了了,老张问我,说,你听没听说最近我们班说我谈恋爱了,和某个女孩?

啊……听说了啊。

老张很不高兴,他“啧”了一声,说,假的,都是假的,不存在的。

啊?哦……

唉?你怎么这个反应,我不是白告诉你的,你帮我想想怎么粉碎谣言啊哥,怎么说也同桌好几天了是不是?

这个……12315?

你……有个正常人的思路好不好,我很绝望啊,龙,龙他都不理我了,本来我们好好的……

有啥好想的去班群说明白呗。

QQ密码忘了。

卧槽,大哥你可不就好棒棒?用我的吧,你要请我吃鸡腿。

嘿嘿嘿……谢谢哥!

……

然后这件事就由班群里的大型打脸现场结束了,老张可能是想到对方是个妹子,把心里十万个卧槽凝聚成了一条语音“我没谈恋爱啊,你们别多想了,刷什么99……”
可以说是相当尴尬了。
后来我知道事情的真相其实是老张在等小马,想送小马会宿舍,结果没等到小马,被妹子搭讪,然后强行被恋爱……
尴尬的同时差点笑出声。
到晚上吃完饭,晚自习之前,小马还不知道这件事,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觉得我QQ都借了,戏精姐姐也得罪了,干脆把他们俩这别扭搞定了算了。

“哎哎哎,龙哥,班长,嘿嘿嘿,给你看个宝贝。”
神似大爷要碟不,我的老脸。
“昂?”
小马还是好说话,给他他就点开看了,从听到老张低音炮到听完,不到一分钟,小马从盐死人不偿命变得笑盈盈的,老张难道会魔法吗?
这种恋人之间的魔法……

等等……恋人?老张小马真的有点像呀。
我问了问,晚自习传纸条问的,他们就承认了,还说在一起快两年了。
哦,老班,你为什么要安排我坐在这分隔牛郎织女的位置……

我觉得他们和我说这个,也是对我的信任,而且现在对这种接受程度也没那么高,所以我就把它当个秘密埋在心里,就像他们不彼此的爱意埋在眼神里一样。

然而,戏精姐姐不知道啊…

TBC

评论(3)
热度(67)
 
© 將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