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十巫

写文,画画,学习

这几天要会考了
稀里糊涂忙来忙去
昨天头疼的要死
今天打开LOFTER就懵逼了


我去你妈的

好好的弟弟
好像被龙队直男斩了
卧槽。。。

明天开学qwq

【獒龙】三次张继科没写作文,一次他没有

小学

张继科靠在办公室外面的墙上,闷闷不乐。谁被罚站能高兴啊?
他觉得自己被罚站很冤很委屈,嘴撅的老高。
不就是没考好吗?没考好的又不是我一个,而且我数学还是满分呢,不就是语文作文没写吗?没写作文怪我吗?你看那个题目,在学校里一件开心的事,我要有开心的事我当然写啊,实话实说,不是老师你说要诚实吗?
老师推了下眼镜,嗯……你说到很有道理,现在给我出去站着。

张继科今年刚刚转到这所学校来,来的有点晚,班里同学相处还行,到体育课一起玩就有点融不进去了,张继科不是乐意去热脸贴冷屁股的人。
不带我玩?那就不玩呗。

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不乐意的,看着操场上的嘻嘻哈哈,张继科心说真没意思,然后拽出书包里的书坐在操场边的梧桐树下看了起来。

就这样凑合的过了半个学期,发现语文卷子一看作文张继科一脸懵逼,嗯?学校里一件快乐的事,学习?不行,看书?一般,那我在学校还干什么?
想着想着,张继科有点困,把笔一丢就睡着了,写屁啊,做个诚实的乖宝宝。

站在办公室门口,张继科对着墙发呆,老师要他把作文写出来他正愁着呢,没有注意到从办公室里出来的一个小孩站着自己旁边。
“嘿!你也罚站昂?”
软软的声音吓了张继科一跳,这人白白净净的,小鹿眼里透着无辜,和脸上贴的创可贴手臂上的泛青的伤痕形成强大的反差。
“你被打了?疼不疼?”
张继科有点慌乱,他似乎对这人天生自带滤镜,就觉得他是被欺负了,还快哭了似的。
“嘻嘻嘻,你真傻,傻爆了昂。”
他的反应让张继科有点生气。

办公室门又开了,哭的稀里哗啦的小男孩捂着肿的腮帮子往外走。
“怂包,这就哭了,还学会打小报告了,下次见你一次打一次……”
他的得意洋洋的挥了挥拳头,不经意往窗外瞄一眼,就泄气了。
张继科顺着看过去,那是副校长。

小男孩早就溜了,那人垂着头,刚刚的得意一点也没有了。

很长一会。
张继科说,“没事了,走了。”
“昂?哦……”
张继科对他来了兴趣,“我叫张继科,你呢?”
“马龙,你叫我大哥就行。”马龙笑的坏坏的,张继科觉得他嘚瑟的小模样真是可爱疯了。
“嘿嘿嘿,大哥?得了吧,你还不如我高呢。”
“嗯?”
马龙拉起张继科的手,没等张继科反应,他已经躺在地板上了。
“服不服,叫不叫我大哥昂?来我拉你起来……”
张继科伸出手,一会儿马龙也没碰他的手。
“龙龙?又欺负人?我怎么和你说的?”副校长揪起马龙的耳朵,把他拖走了,地上的张继科再次懵逼,上课期间的走廊再次恢复了平静,只剩下那句奶声奶气的——
“妈妈妈妈妈妈,我错了,你松手好不好……”

晚上,张继科做完作业,并不想写往常一样打游戏,他满脑子都被马龙塞满了,翻出那张空着作文的卷子,他开始写——
“我有一个朋友,他叫马龙,他的妈妈是副校长……”

第二天
张继科再次罚站。
我日,阿谀奉承攀附权贵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我抄淡泊名利宁静致远一百遍?

张继科在办公室门口站到天荒地老,这次没有马龙,他正想着马龙那天软软的声音得意的神情,马龙出现了,在他口袋里塞了东西就像兔子一样跑了。

一块大白兔奶糖。

初中

张继科第三十次打开笔帽,又合上。
那一次我懂得了_____
初中的半命题作文,张继科向来手到擒来,仔细构思一下高分就拿到手了。
这次好想写诗啊,张继科想。

初中语文老师想一出是一出,偶尔布置周末作业写首诗,班里其他人对写诗挺苦手的,张继科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干脆自己买了个本子,想起来就写个一首半首的,他私下里还给校报投稿,被刊登过之后就越发不可收拾了。

作文题目下的“除诗歌题材不限”张继科权当看不见,非常开心的写起诗来。
那一刻我懂得了友情。
他的笔尖唰唰的在卷子上写着,歪歪扭扭的字写了马龙的笑,马龙的哭,马龙坏坏的得意,马龙暗暗的不甘心,他写到马龙亮亮的小鹿眼里藏着的天真善良,他写到了马龙肉肉的脸蛋温暖明亮的像小太阳……

在交上卷子后,张继科想这似乎不是友情,大概是喜欢,可是这又怎么样呢?马龙已经离开两年了啊。

“张继科,语文老师找!”
许昕拍拍张继科的肩,像是在送他去刑场,保重,大兄弟。

走到办公室门口,张继科扭头一看,那个熟悉的白白净净的少年站着他身后,是他有两年没见面的马龙。
“唉?继科儿,你也在这儿,我前几天刚转来,在六班,找我……”马龙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张继科伸手把他抱住了,紧紧的拥抱。

“卧槽?张继科你放开小龙人。”
路过的陈玘把两人分开,并把马龙护在身后。
张继科没时间多说,他挥了挥手,推开办公室的门直面腥风血雨。
切,大不了罚站写检讨呗,反正马龙都来了我还怕啥!

他又被罚站了,这次没有碰到马龙,他有点失落。回到班里发现桌子上放着两块奶糖,和一张便利贴——
“昂,原来你在我楼下的这个班啊,给你三块糖,你就知道我是谁了吧嘻嘻!”

三块?两块啊……
“许昕!!!”

高中

马龙又走了,他学美术,因为参加学校组织到外地集训,两个人又分开了。
张继科和马龙约定了同一所大学,这所大学分很高,就算是学美术文化课也要相当好才行,这没有吓到他们,反而激起了斗志。
“龙,我听说去年有不是重点班的学生考到那个分数的,我想,今年还会有,那个人一定是我。”
张继科在给马龙的信里写。
“继科儿,我们学校已经很久没有艺术生考进去了吧,老师都说如果进去了,一定是奇迹,那么我一定要那个奇迹是我。”
马龙回信写道。

一模考试,张继科感冒了,他在考场晕倒了,为了不让马龙担心,他发了条微信——
“又没写作文,嘿嘿嘿。”
马龙回了很多,张继科来不及看,手机的没电了。

一模惨败,马龙不知道张继科有没有受到影响,或者受到的影响大不大,一连三个月他没有收到一点消息,唯一的是从许昕口里听到的说,张继科疯了,学的疯魔了。
马龙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他还是有些开心,你还没有放弃,真好,那么我又怎么能停滞不前?
拾起画笔,他依然是画室里待到最晚的那个人。

时间如流水,一眨眼张继科马龙要毕业了,从高考揭榜并肩一起踏入T大再到现在一起携手走出T大。
张继科和来T大玩的许昕晚上去路边摊喝酒的时候,许昕拍拍张继科说,“科哥,等毕业了会高中看看老刘吧,你知道他老说你什么吗?他老是和小学弟小学妹吹你不谈恋爱不抽烟喝酒,在高中舍弃爱情选择学业,忽悠了一波有一波的恩爱狗浪子回头哈哈哈……”
许昕喝大了,没注意到张继科神色有点变,只听张继科说:“大昕,学业爱情哥都要。”
张继科暗自觉得自己刚刚的话简直狂酷拽,十分期待许昕的反应,结果许昕眯着眼只是嗯嗯啊啊的应着,他喝的确实多了,第二天醒来,他只记得自己发了个朋友圈。

第二天,酝酿已久的张继科去花店买花,虽然这种套路有点老套,但是保险踏实。

张继科马龙相识多年,一直上演着他喜欢他他不知道,他喜欢他他不知道的傻瓜戏码,直到现在,窗户纸变成了包糖葫芦用的糯米纸,对方的心隐约可见了,张继科想是时候迈开那一步,抓住对面那人的手从此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了。

但他觉得应该正式一点,怎么说都是暗恋大半辈子了,告别单身都有party,结束暗恋至少还不至少送个花?

张继科正嘚瑟,划了一下朋友圈,看到了昨晚神志不清的许昕做的死——

“老张加油,不要怂,师兄就是你的@captain龙@张继科【比心】【比心】”

我……我操……我……妈的猪队友,惊喜都让你整没了,你等着,方博今后你别想见着!

张继科心说你毁我告白我断你情路,掏出手机播了方博的号码结果对面正在通话中,不用想就是和某个大近视在煲电话粥。

妈的。

“我的心藏着一片……”
大学里张继科自己编词编曲的歌是马龙的专属铃声。
“龙……你都看到了是吧……”
张继科声音有点抖,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有点怂了,不要怂不要怂不要怂……
怎么能不怂呢,那可是马龙呀,怎么会怂呢,那可是马龙啊。
“那我就直说了吧,龙,我喜欢你,我不止喜欢你,我还爱你,想和你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想和你看花看海看月亮,想……”
张继科觉得自己嘴就像上了发条,有的没的都往外跑,马龙在电话那头听的都笑了,打断他,说:“昂,你嘴上说的这么好,继科儿,我们牵过手拥过抱,亲也偷亲过了……还差点什么…”

电话那头沉默了,马龙似乎在憋笑。

“啊?你知道我偷……不对,你说差什么啊,龙……”
张继科开始方了,想当年临交卷语文作文空着没写也做的笔直不带怕的,现在真实老了,他忐忑的心就像从前自己收到录取通知书疯了似的飞奔四条街道到马龙家,和他一起等着那封属于马龙的通知书时的心情差不多。

“你没给我写过情书啊,继科儿。”

“权当命题作文吧,八百字,夸夸我,写的好就和你好。”

“昂,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啊,拜拜。”

“两天交卷,别忘了昂。”

张继科被自己对象莫名的少女心整得懵逼,反应过来后他搂着花冲家里跑。

他有三次没写作文,一次是耿直,一次是任性,一次是生病,但这次他不会了。





——END——

分享ゆう十的单曲《童话镇(Cover 暗杠)》: http://music.163.com/song/475299390/?userid=110589042 (来自@网易云音乐)

我会旧坑待两天
拜拜

回家写作业去啊

明年就看我的啦!!
谁都有一个地方跪着爬着也要去!!
高考加油!
无所畏惧!

我妈说荧光小绿裙好看
盯着看了很久

觉得
有点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