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十巫

写文,画画,学习

澜叶杨柳:

扩一个!

是海星呀:

某俱乐部乒乓球教练,恋童癖猥亵他的学生,从截图看有不少孩子被他害过了,天涯有人扒出来,大家报网警,目前没看到效果,这人现在已经删光微博注销账号,谁来帮帮这些孩子。 ​​​
曝光该人的微博地址在评论,或者直接搜索曝光这个人渣的微博:沐雨_霖墨 
希望大家多多转发关注!曝光人渣!!!

要命🙃

我我我我想说,我其实…很很喜欢你【上】

点梗
双向暗恋,一点点昕博
一见崽就话废的少女攻科×误以为科讨厌自己的崽

张继科,一班老大,走路自带乱世巨星BGM。作为一个重点班的排名从没下过前三的人,不做笔记不整理错题,下了课就趴着补觉要不就扒拉刚买的诗集看。但一上课就完全变了个人,两眼盯着黑板,手边下几张演算纸,紧跟老师的思路,他可以说是课堂效率的天花板。

张继科没有笔记本不做错题本,只有一个周记本,这个本子里有议论文更多的还是他诗兴大发写的诗,语文老师有段时间实在受不了张继科尬诗了,干脆他禁止写诗,大概是内心悲愤难以克制,张诗人写的更欢了,之后语文老师渐渐麻木,甚至开始欣赏了。

马龙,一班班长,兢兢业业的好学生,班级前三的钉子户,马龙对自己要求很高,一段时间也因为这个老是发挥失常,后来不知道怎么弄的就好了,然后成绩就再也没掉出前三。

虽说马龙很认真学习,但也绝对不是书呆子,下课和许昕方博跑火车开玩笑,吸吸吸的一肚子坏水,偷偷的藏小胖的零食或者往方博的水杯里放榴莲糖。

一班就那么大一间教室,张继科马龙还都是数学课代表,而且还上下铺,就连座位都只隔着一条过道,可这俩人还真不熟。

这一点整个一班人尽皆知。
可很少有人知道,张继科是故意躲着马龙的,就像做贼似的躲着,生怕被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

张继科自然是想和马龙做朋友的,甚至更进一步也是远一点,奈何身体条件不允许,他一对着马龙甚至马龙只是远远的看他他就浑身僵硬说不出话来。

糟不糟心?糟不糟心?

张继科很糟心,自从他听说马龙对他的诗很欣赏后更糟心了。有没有那种可以让舌头不打结的药啊,在线等,挺急的。

张继科和马龙从数学组出来,两人拿着一大摞卷子,这是寒假作业,张继科想说点什么,他看着马龙的背影,张了张嘴。

他们去数学组从来没有并排着去过,总是一前一后,然后默不作声,马龙很想说点什么让他们之间的气氛不那么尴尬,但张继科一和马龙说话就话废啊,一句话终结者,瞬间冷场。

“继科儿,你看下雪了。”

窗外真的下雪了,张继科呆呆的看着窗外,他想他可以说马龙喜不喜欢打雪仗,又觉得太明知故问了。

多么浪漫的下雪天啊,张继科心情激动甚至想写诗。

思考良久,他开口了。

“哦。”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哦个大头娃娃。

到了教室,他们就开始发作业,十几张小卷子一份一份的数,张继科觉得太无聊,逮着方博周雨来做苦力,没一会就发完了。

马龙发到一半被老师叫走了,张继科帮他把剩下的发完之后马龙回来了,抱着一摞练习册。

“卧槽,还让不让人好好放假了。”张继科说。

“明显不让了呗。”
说完,马龙对张继科笑了笑,张继科只觉得老脸一红。

“那个,那,我,马龙,我帮你……”

卧槽这结巴,这……完蛋舌头又打结……

张继科拿走马龙怀里一大半的练习册,开始发。他无意中往马龙那看了一眼,发现马龙在看他,张继科愣了好一会儿,直到马龙朝他扬了扬手里的练习册,他才回过神来。

一转身踩到鞋带,然后平地摔,爬起来之后还把方博桌子上的书弄到了,要不是一旁的许昕眼疾手快,方博的杯子也无法避免粉身碎骨的命运。

“大哥啊,小心点。”

许昕挑眉看着张继科,用一种玩味的眼神。

“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师兄了呀。”

声音很小,但足够张继科由健康又有男人味的古铜色皮肤变成洋溢着青春期少女的娇羞红。

“……你,你胡胡胡说八道……”

“切。”

张继科浑身僵硬的发完作业,趴在桌子上等着放学,啊,想我科哥一世英名,今天全毁了,哦,不对,是一和马龙沾边就毁了。

这一切的万恶之源都在几个月之前。

那个时候刚开学,级部里搞了个英语演讲。

张继科登台,他往台下扫了一眼,就被某个白到反光的物体吸引住了,仔细一看这不马龙吗?

马龙没有参加比赛,所以他没有把刘海梳上去,现在刘海趴在额头上,他乖乖的坐着,发现张继科在看自己之后,眨了眨小鹿眼,和他招手打招呼,动作很小的小心翼翼的。

张继科有些失神。

尽管过去很久,张继科也依然记得他那时想的是,这个人好可爱,去你妈的英语演讲,只想抱起他就是一个百米冲刺再打一套凌空回旋踢。

张继科勉勉强强演讲完了,小獒乱撞的心情难以平复,他从此患上了对马龙特异识别的结巴外加智商掉线。

放寒假了,大包小包的把宿舍里的东西都收拾回家,马龙要等着老班回来把一些材料交上,所以张继科成功避免了和马龙在宿舍的遭遇。

两个人明明是上下铺的关系,因为张继科或有意或无意的躲避,真正碰面的时候不多。

记得方博过生日那天,大家约好在宿舍吃泡面庆祝,泡面淀粉肠卤蛋外加辣条,虽然不营养但好吃,而且也够奢侈了。

五个人坐在地上捧着泡面打算开吃,这个时候门开了。

“唉?你们则么早就回来了?光想着吃不等我昂?”

是马龙。

没给张继科太多反应的机会,马龙坐到了他旁边。张继科只觉得自己手一直抖啊抖啊抖啊,要不是意念强大,就洒马龙一身面汤了。

再好吃的东西,现在也尝不出滋味。张继科心想这么这碗面这么多好吃不完啊。

张继科回到家里,闭上眼全是许昕那句话——
“你喜欢我师兄吧。”

我喜欢……马龙?我喜欢马龙……吗?

是喜欢吗?

紧张到心跳加速,小心翼翼生怕被讨厌,上一秒在跑火车下一秒就磕磕巴巴,和朋友聊天看到他就可以大声一点想要他听到,想要他知道自己是个有趣的人。

明明刻意在逃避接触,却本能般的在人群中寻找他。

这是喜欢吗?

可能是喜欢吧。

就是……喜欢了。

原来如此。

我喜欢他呀……我喜欢你,马龙。

张继科,自从出生就是一只单身狗,即使从小收情书收到手软,但张继科依旧没谈过恋爱。

俗话说得好,高中是用来学习的,学生的本职工作就是学习,我爱学习,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每当有人问他为什么不谈恋爱他就开始这样跑火车。

到今天看了都是托辞,只是没遇见那个人而已。

真正的学霸是充分贯彻放假不是放假而是换地方学习,一班假期比其他班级少的多,但也无法阻挡学霸们报补习班预习复习的脚步。张继科和许昕约好了一起报班预习。

第二天。

“方博?”张继科感觉有点奇怪。

“科,科哥,那个,瞎……许昕找着补习班了,我把地址发给你,明天开课了……”

“啊?你怎么……好,你发给我吧。”

张继科最终没有多想。

电话的那头,方博确认手机通话结束,松了一口气。

“瞎子啊,这这是不是不道德啊。”

“方小博儿,以后老张可是要谢谢咱们的。”

许昕说完,仗着身高优势开始呼噜方博的头毛。

“别,别摸我头,离我,离我远点……”
方博想甩掉身上的条状物,然而反抗无果。

“你不是要去吃饭嘛,走吧。”

“……”

当张继科在补习班里坐了半天还没等到许昕的时候,他渐渐发现不对了。

熟悉的声音传来,张继科知道了,这岂止是不对,简直完蛋……

“继科儿?你也在这里昂?”

“马马马马马龙……”

————TBC————

搞点梗的脑洞
简直就是在写我自己
这个脑洞的来源就是我自己
好羞耻啊(*σ´∀`)σ

迟到的百粉点梗,求个支持

开始搞个点梗吧,嘿嘿嘿

全是校园向

①双向暗恋,一和崽说话就话废的科×觉得科不喜欢自己的崽   一对二补习班偶遇,嘿嘿嘿

②鸡飞狗跳的物理组×暗搓搓看戏的化学组,嗯?合并办公室?哼!

③大概是论坛体    我们班的体委一跑操就带着我们班低空飞行,竟然只是……?

晚了半年的百粉点梗,不出意外都是短篇或者中篇?因为我长篇必坑qwq

没人就尴尬了,求个滋磁

——

那就1啦嘿嘿嘿

明明想好好谈个恋爱,为什么有这么多戏精啊!【上】

明明想好好谈个恋爱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戏精

我一个哥们这几天挺烦的,他很烦。
是这样的,我这个哥们老张和另一个哥们小马还有我,我们三个关系很铁,然后他们两个好了,悄悄的暗搓搓的好了,除了我估计没几个人知道。
本来这事挺好的,结果他们两个不知道什么鬼体质,特别招戏精。港真,老张开始和我说的时候我差点笑成傻逼。

刚开学那会儿,老张还没开始住校,天天起着小电摩上学放学,再加上那阵他妈在家,这让他那种迷之审美隐藏的很好。老张那段时间总体来说就是长得端正,打扮风骚,上课积极听讲,下课耐心讲题,再加上他不知道从哪弄的平光眼镜没多久就有了一大波迷妹,啊,真的心疼我小马,不过小马也没好到哪里去……

老张那双含情脉脉的眼,要不是我沉迷学习无法自拔,同桌三年可能早就和小马拔剑了。哦……白白净净的大白菜小马,也同样无法割舍,所以,我站老张小马,嘿嘿嘿。

有天下雨,噼里啪啦的大雨点还带时不时的打个雷,我支着小破伞往宿舍里跑,啪啪啪一路水花溅起,觉得自己有些酷炫。这个时候旁边一个亮色物体晃了一下,我用我有点近视的眼勉强看清坐在后座的人在和我打招呼,前座上的人顶着张怨妇脸有点像老张。

高中谈恋爱还挺常见的,我也没放心上,而且那个时候我的小破伞已经快撑不住了。

第二天,我那个时候的同桌就开始和我说昨天老张说如何如何温柔,如何如何送她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我识趣的没有问老张的那张臭脸是什么鬼。

大概是青春期吧,三天之后我们班已经在班群里刷起了他们俩99,然而老张不怎么上班群,所以我那同桌自我陶醉的很开心。后来她这种行为已经发展到默认老张属于她了,我觉得这少女脑回路清奇,就想抱着权当看个热闹的心理看戏。
接着她开始碎碎念今天老张怎么不理我老张怎么看都不看我老是看那个女孩老张发给我作业也不对我笑……

哦,神经病吧你。

我觉得在老张发现她这种诡异又奇葩的行为之前我可能先被她烦死,然而我又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拿板凳往她头上抡啊,虽然很想这么干。

就在这时我们可爱的老班调位了!

后来我发现调位还不如不调,因为有个烦人的戏精来为了勾搭你同桌和你表演虚假姐妹情谊这种事比戏精和你碎碎念烦一亿倍。
不过老张小马人还挺好的。

因为靠墙的那一排会因为反光看不清黑板,所以我们班↑三个人做同桌,于是我就开始和老张小马的三人行生活了。

开始的时候我们仨不怎么说话,他们两个隔着我各种互撩,但是这一天上政治自习的时候却很反常。
自习要求背知识点,老张对这种记忆性的东西不太上心,小马效率高的飞起早就背完了,我以为接下来他们又要开始唱歌或者跑火车什么的,结果并没有。

老张蔫巴巴的趴在桌子上,我想搭话又不知道说什么,他和小马这种反常的沉默真是太诡异了。

“啪嗒”
老张丢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小马的名字,但是没丢过去,我给他递了过去。

“在你搞定你那些破事之前,我不想理你。”
小马满脸冷漠,他翻开了政治练习册,然后再也没说什么。

小马给我的印象是脾气很好很好相处,他当班长,很负责很可靠,他对所有人都感觉挺好的,但总觉得还是有点距离,他对老张和对大多数人是不一样的,从说话的语气和小动作就看出来了,但小马今天的态度还是让我意外。

老张叹气,他一脸生无可恋。
下了课,小马出去了了,老张问我,说,你听没听说最近我们班说我谈恋爱了,和某个女孩?

啊……听说了啊。

老张很不高兴,他“啧”了一声,说,假的,都是假的,不存在的。

啊?哦……

唉?你怎么这个反应,我不是白告诉你的,你帮我想想怎么粉碎谣言啊哥,怎么说也同桌好几天了是不是?

这个……12315?

你……有个正常人的思路好不好,我很绝望啊,龙,龙他都不理我了,本来我们好好的……

有啥好想的去班群说明白呗。

QQ密码忘了。

卧槽,大哥你可不就好棒棒?用我的吧,你要请我吃鸡腿。

嘿嘿嘿……谢谢哥!

……

然后这件事就由班群里的大型打脸现场结束了,老张可能是想到对方是个妹子,把心里十万个卧槽凝聚成了一条语音“我没谈恋爱啊,你们别多想了,刷什么99……”
可以说是相当尴尬了。
后来我知道事情的真相其实是老张在等小马,想送小马会宿舍,结果没等到小马,被妹子搭讪,然后强行被恋爱……
尴尬的同时差点笑出声。
到晚上吃完饭,晚自习之前,小马还不知道这件事,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觉得我QQ都借了,戏精姐姐也得罪了,干脆把他们俩这别扭搞定了算了。

“哎哎哎,龙哥,班长,嘿嘿嘿,给你看个宝贝。”
神似大爷要碟不,我的老脸。
“昂?”
小马还是好说话,给他他就点开看了,从听到老张低音炮到听完,不到一分钟,小马从盐死人不偿命变得笑盈盈的,老张难道会魔法吗?
这种恋人之间的魔法……

等等……恋人?老张小马真的有点像呀。
我问了问,晚自习传纸条问的,他们就承认了,还说在一起快两年了。
哦,老班,你为什么要安排我坐在这分隔牛郎织女的位置……

我觉得他们和我说这个,也是对我的信任,而且现在对这种接受程度也没那么高,所以我就把它当个秘密埋在心里,就像他们不彼此的爱意埋在眼神里一样。

然而,戏精姐姐不知道啊…

TBC

放假的第一天,在家画画

为什么这个月我都没写文
却涨粉了

想写

一个妹子

因为和獒龙关系好

然后被各种獒龙的暗恋明恋的人套近乎

差不多这样的脑洞

考完试就写

其实是这一阵子有了很多素材

卧槽?又撕?
是不是最近要放暑假就放飞自我了?